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色戒
色戒

色戒

一袭纯白色的纱织连衣裙被穿得玲珑有致,肩部泡泡状的剪裁显得可爱清纯。女孩微卷的棕色流海用精致的白色发卡用心装饰,她生疏地画了一些淡妆,错误的打粉方式与生硬的眼影更突显出女孩儿的可爱稚嫩。白色薄裙被一双挺拔的乳房撑出好看的形状。

  裙子有收腰的设计衬托得她紧致的腰段到桃子般挺翘屁股的女性曲线尤为诱惑。灯笼状的裙摆太短而暴露出了一双耀目的嫩白美腿,白玉般的脖子上戴上了一副新亮的心形白金水钻项链。女孩面对镜子扭来扭去,时而侧头张牙舞爪,时而踮起脚尖往下扯裙摆,时而重新摆放胸前的别致项链。

  筠筠抿着嘴唇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这裙子是不是太短了?太多腿露在外面了,她这样想到。可是筠筠很喜欢它裙腿处的灯笼形状和丝质布料上略带蕾丝绣花的设计。她一向钟爱紧致的纯白色,甚至于可爱内裤和文胸都选的纯白款式。

  在镜子前左右了近二十分钟后,筠筠轻咬玉齿,她翻出了一双未拆封的肉色齐腰丝袜心想,「这样就不会露肉了吧?」

  世界上没有任何语言可以正确形容她穿戴丝袜的美丽——

  卷折的丝袜一点一点被玉手展开,经由她踮起的可爱足趾,微微弓起的白皙足背,嫩肉包裹的肉感足跟,越过精致的脚踝一直上升上升。她那修长的小腿,细嫩的膝盖,玉华丰满的大腿都变得愈发紧致,女孩儿吹弹可破的肌脂被裹入丝袜。她踮起姿状性感的玉足让人怜惜地轻轻套入了一双粉红色可爱的高跟圆头皮凉鞋中。她终于打扮好了!

  当筠筠垮上一个细带单肩女包,就蹬蹬噔噔地出现在熊宇面前时,熊宇瞬间被她娇羞欲滴的美艳震慑了,他呆愣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筠筠原本就快一米七的高挑身材,再加上鞋的高度,除了亭亭玉立外再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

  「我买了《色戒》的电影门票。」他扬了扬手中的电影卷,「一起去看吧?」

  熊宇盯着筠筠脖子上佩戴的白金坠饰暗自高兴,这说明他就要得手了。项链是他几天前送给她的,当时筠筠死活不肯收,迫于无奈他顾不上脸面当街单膝跪地她才面红耳赤地收下,筠筠当时复杂的表情还历历在目。

  看到筠筠精细的衣装打扮,熊宇有些兴奋,男女经验丰富的他很清楚女孩儿为了这款项链仔细地挑选过多套衣服来搭配——女为悦己者容,她对他已经是春心暗涌。他刚才在楼下等的时间愈久,就愈说明女孩在乎这个白金项链的程度之深。帅气的熊宇傻呵呵的露齿笑了。

  筠筠跟着熊宇静静走着,周末她喜欢这样散步在林荫遍布的小区间,公司宿舍离电影院只有十来分钟的脚程。熊宇则享受着路人羡慕的目光,他不安分的手慢慢向筠筠的玉手搭去。手被牵上时,筠筠如触电一般猛地一抖,脸颊处红晕异常。她被熊宇握住了好一会才想起要挣脱。

  尽管筠筠最后挣脱了自己的手掌,但那仍留在手中的温软的嫩肌触感让熊宇好好雀跃了一把。被握过手的筠筠有些害羞但表情复杂地低头不敢去看他。借这个机会,熊宇兴奋地上下打量着筠筠那凹凸有致的少女身段——

  那白皙的胸脯和乳沟,那纤细紧致的腰肢。最后他的目光停在少女被肉色丝袜包裹的整条玉腿上,那粉色皮鞋露出的脚背是那么的性感。熊宇下体不受控地开始充血肿胀,他打算刺探一下筠筠的底线。

  在过马路时,熊宇刻意地不经意般把手轻轻扶搭在筠筠纤细的腰肢上。筠筠忽然全身一震猛的一抖,用力挡开他的手,她停在斑马线旁驻足不前,表情惊恐地盯着熊宇的眼睛。熊宇十分后悔,他原本还想说些早已编好的台词应对,但筠筠直勾勾的注视让他乱了分寸。
  尴尬和沉默在他们两人间持续着。

  熊宇清了清喉咙,诚挚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这个时候唯有道歉才是唯一正确选择了,唉,原本想说吃完饭看完电影去唱歌拖时间,看有没机会去宾馆的。搂个腰都这么严肃,看来是没戏。好想干她啊!他在心底嗟叹了一声。

  沉浸于内心盘算的熊宇并没明白筠筠的心理活动,她盯着他,有些楚楚可怜。此刻与心仪对象的熊宇约会正是自己十分期盼的,刚才他牵起自己的手时,她感觉心脏快要跳出胸脯了,咚咚咚咚地无法呼吸。此刻她离幸福越近,越是回忆起她极力想要逃避和遗忘的经历。
  筠筠努力克制着内心记忆的阀门,但刹那间高压水管破裂般记忆水流奔流而出。因为那次被强迫的内射经历,她的少女身体她的玉门甚至开始微微湿润。她感到近在眼前高高的帅气男人,却与他彷佛隔着透明的无法跨越的现实鸿沟。

  筠筠自小就生活在一个小小县城里,当地封闭的社会环境以及父母正统的教育让她自懂事起就十分重视贞洁观和外界的看法。也正是因为她这般传统保守的个性,她父母才放心让她远赴外地工作。她此时感到十分难过,她被一个只能算是普通朋友的追求者深深地插入少女宝地,强行被浓厚的精液夺走了少女引以为傲的宝物。

  她甚至觉得她身体的深处那些无法用莲蓬头冲洗到的深处还留有那些腥臭的精液残渣。她甚至不敢去报警,她不知道别人因此会如何议论她,总之,她觉得自己是不纯洁的了。所以当熊宇不老实地把手搭在筠筠的纤腰上进行试探时,他自然得到了无比强烈的回应。

  在熊宇极力重新活跃的气氛下,筠筠一边走神一边被带到一家临近电影院的西餐厅。熊宇想,只是摸了一下而已,应该不会上升到原则层面和我翻脸吧?在他的卖力逗弄下,筠筠频频咯咯的笑出声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可以点菜了,威特!」熊宇看到筠筠的情绪终于恢复过来了,他暗自松了一口气,朝向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

  吃罢浪漫的午餐,他们小坐了一会就离开了餐厅,走进了电影院。

  李安的色戒拍得很有高度,没有念过大学的筠筠虽然无法全然吸收原着张爱玲和李安的双壁珠联,但是当电影演到汤唯因为爱慕王力宏而投身话剧社,因为王力宏稚嫩的刺杀计划而把处女给了一个酒鬼同学时,她无声的哭了起来。后来因为汤唯已丧失了宝贵的处女而面对心仪的王力宏消极回避时,筠筠的眼泪更是涔涔涌出,哭得好一个梨花带雨。

  按常理来讲,熊宇理应会发现这泪如泉涌的不正常,首先她哭的时间并不是剧情煽情处,其次这大量的泪水太不合常理。可是黑暗的放映厅中,熊宇居然完全沉浸在剧情之中,他对身旁丽人的哀伤动容毫无察觉。。

  而如果早前他抚摸筠筠的纤腰时她不是如此反应过激,他是有考虑过在影片撩人处再偷偷摸一摸筠筠的胳膊和玉腿挑逗一下的,可如今丝毫不敢造次,这样想的熊宇干脆彻底投入在李安奥妙的剧情中。

  当矮个子梁朝伟把高挑性感的汤唯反绑着推到床上从后面插入阴道时,筠筠感觉自己的阴道也开始湿热,她夹紧了双腿不自觉的用大腿根部轻轻地摩擦阴户。18岁的女孩子正是对性交开始充满向往和渴望的怀春年龄,那次被强奸的性交体验嫣然彷佛电影中描述的一模一样。筠筠甚至从床上的汤唯被突顶的呻吟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她呼吸也随着急促了。

  熊宇倒是发现了此时筠筠的专注,他看着电影中香艳的交配场面,就偷偷侧而打量筠筠幻想着。所以也就看到了她专注的眼睛在银幕的微弱光线下闪闪动人的模样。望着着筠筠微翘的双唇,熊宇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当电影中汤唯一行人被处决时,筠筠依稀感到自己也被处决了,她嘤嘤地小声哭着。熊宇体贴地递过去一包纸巾,他想用手臂搂住她,但想来想去还是畏缩了。电影最终散场后,筠筠去洗手间整理了很久妆容,她眼圈已经彻底哭红了,娇柔无限,秀气挺翘的小鼻子一吸一吸的。

  「我累了,也不饿,不想去吃晚饭了。我想一个人回去休息。」筠筠还没等熊宇说出接下来的活动时就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们不是还说要去吃晚饭和唱歌么?」。

  熊宇看着眼前性感的筠筠情绪又开始反覆起来,她双眸中又浮现着拒绝和冰冷。难道是因为电影剧情的原因?熊宇十分不解,刚才吃饭的时候不是哄回来了么?

  「我说了不去了就是不去了,我要回家,我想一个人走走,你就别跟来了。」

  筠筠看也不看熊宇,甩开他想要提包的手,就撇下他往回走去。

  熊宇被突如其来冷淡弄得十分惊讶,甚至有些生气。这算什么回事?我竭心费力的讨好你,又送项链又陪看电影,不就是过马路扶了一下你,你丫跟我耍公主脾气?说走就走?!当我第一次吃猪肉么?告诉你!我插过很多女人逼,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公主脾气的!!

  他强按捺住心头不快,此时他丝毫不敢表露出来,故还是凑近身去笑盈盈地对筠筠嘘寒问暖。筠筠此时神态表现出明显的讨厌意味,见多次甩开他不成,一急之下就伸出白皙玉臂拦了一辆计程车绝尘而去。

  「回家记得给我打电话啊!免得我担心!」熊宇悻悻地这么喊了一句,就被甩在原地看着她离开。

  见鬼了都!他吐了口痰到地上恶狠狠地一啪。

  以后追到你一定宍到你飞起来,看我慢慢怎么管教你!

  「去哪儿?」的士大叔偷偷地打量后座上那个纯美的女孩儿。

  「随便,您就这样开,带我兜一圈。」

  筠筠看着窗外渐渐暗淡下的天色以及高楼大厦间渐渐亮起的万家灯火,她心情渐渐好一些了,汤唯转而投向梁朝伟的桥段让她内心甚至生出了一些认同感,因性而爱么?筠筠初经人事时的最后颤栗快感让她隐隐觉得因性而爱这个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观念似乎自有道理。

  的士大叔想和这个美丽女孩儿搭话,但是感到这个女孩儿丝毫没有聊天的兴趣之后就扭大电台沉默开车。他对美丽的女孩儿有一种近乎讨好的心态,他从反光镜中偷偷瞄着女孩子白皙的脖子和胸脯,把车缓缓地开入一些沿途夜景绚灿莞糜的路线中。

  的士慢慢驶入了市中心的一个宏伟广场旁。这个广场连同公园,休闲购物中心,书店,音乐厅被建成了整整的一体,绿化带很漂亮。专门提供给游人观赏的高架桥上,依栏而立了许多市民欣赏风景,他们大多是携家带口,小孩子坐在爸爸的肩膀上。

  「师傅,就这里停吧。」筠筠叫停了计程车。

  「漂亮的女孩子一个人晚上不要呆太久,在这边逛要注意安全。」她下车时,的士大叔有些担忧式地反覆叮嘱了几句,他甚至没收燃油费。

  「哦,谢谢。」

  这时已经晚上8点多了,夏天的夜风吹在身上很凉爽。筠筠学其他的游人一般依栏而立,欣赏这灯火璀璨连通星际的浩瀚美景。广阔的城市将它的壮实胸脯展示在她面前,后现代化林立的都市森林,那些轮廓各异的钢筋水泥的参天大树都被夜晚的灯火星星亮亮的装饰着。

  她脚下的车流尾灯绚若流动星光,这些五光十色的美景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直到无穷尽。昂起偷来,天空中只闪着清冷的北极星。她深深地沉醉了。

  人在这景色中显得多么渺小啊,那些烦心就更细微不见了,她如此感到。

  筠筠融入了美景,放下了尘世的烦忧,感到身体十分轻松。而此时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又响个不停!是熊宇!她甚至有些好心情被打断的烦躁,愤而按熄了手机,不解气又拔出了手机电池。忿忿地喃喃道:「我要你烦我!我要你烦我~ !」

  在良辰美景中,夜渐渐深了,广场上的行人早就开始稀落。吹着舒爽晚风专心欣赏美景心事重重的筠筠根本没有发觉桥上已经没有行人了。当她忽然发现四周被三个流里流气的混混堵住的时候,筠筠心中猛地「咯噔」一声,她玉手急忙摸向手提袋中的手机。

  这三个男人围住她色眯眯地打量着筠筠修长的玉腿,她那精心打扮的肉色丝袜让腿部更加紧致更加勾人。流氓中年长的一个约三十岁年纪,个子不高但是脸上有一条可怖刀疤,他正满口黄牙地咧嘴笑着。二十多岁年纪的是一个个头高高的壮汉,他宽健的胸肌撑起黑色背心,露出的双臂上龙盘虎踞。年纪最轻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小黄毛,打扮颇为非主流,他竹竿一般的瘦弱,学生年纪便已经混迹在社会。

  「妹子,哥哥请你去玩玩好不好?」年纪最轻的黄毛最色急,他急不可耐地楼住筠筠的香肩,另一只手甚至掀开了她白色蕾丝裙的裙边。他贴住筠筠翘起的屁股用下体去轻轻磨蹭她的大腿。筠筠被吓得尖叫了一声。

  此时筠筠感觉到极度害怕,她剧烈颤抖着慌忙按手袋中的手机才发现电池已经被她自己拔出了。纹身壮汉怕她报警,探出手来就把手提袋一把抢下,看到手机和电池分离才嘿嘿一笑。

  「妹妹刚是关手机,怕打扰。不是要报警,嘿嘿,妹子你很懂事嘛。」纹身男嘿嘿的淫笑道,调戏着眼前恐惧地抖动慌乱欲哭的美艳少女。他翻开筠筠的钱夹,把现金和银行卡抽了出来。

  「算了,毛子别为难她。小妹妹蛮清纯的样子,吓到就不好了。」原来黄毛的绰号就叫毛子,他很听话的放开了筠筠。已经人到中年的刀疤男有点装好人的意思,他看着眼前的性感尤物高挑的身材,美丽的面容,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他又说道,「阿龙,把卡给人家还回去,我们又不是来劫财的。诨名叫阿龙的纹身男听罢就悻悻地把银行卡给筠筠塞还回去。

  「妹子,大哥们都是道上混的,天天砍人打打杀杀累了。今天麻烦妹子陪哥哥们玩玩,玩得尽兴就放你回去。」高壮的纹身男根本不管筠筠的意愿,生硬地抓起她纤细的胳膊就拽拉下天桥。

  开始筠筠还委屈地喊着,「我不要,我不要,不要拉我。求求你们放开我!」

  可是当那些人转头恶狠狠地盯着她威胁道,「再喊就用刀在你脸上拉道口子!」时,她怕到极点。以至于她最终放弃了反抗安静地坐上了计程车。

  黄毛坐前排频频回头打量着筠筠美丽的面庞和性感身体,她发着抖被夹在纹身和刀疤中间。在车辆行驶过程中,刀疤甚至多次用手指撑开筠筠的胸口抓玩她弹滑的胸部,纹身男则是用手隔着丝袜在她大腿内侧和阴部上下揉捏着。

  筠筠感觉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她内心知道那将要发生在她身上的可怕经历,第一次被强奸时她痛得一星期都无法下床,阴户的疼痛历历在目,如今却是这可怖的三人。她害怕她甚至会被他们的阴茎插坏掉。谁来救救我?她哭起来。

  「喂,不许哭!」纹身男威胁到,他越过筠筠看着刀疤,「哥,带她去哪儿?」

  「带去你家吧!」刀疤这么回答。

  「不好吧,我家那位在家呢。带去宾馆?」纹身有不方便的理由。

  「宾馆不好,容易被摄像头拍下来。搞不好会很麻烦,我都四进宫了。」刀疤觉得这是个问题,他想了一会说,「带去酒吧吧,找个包间玩玩。哦,对了,你带了那个没有?」刀疤晃了晃小拇指。

  「带了,哥。」纹身淫邪地咧嘴笑了,「保证搞得她欲仙欲死下次主动求我们宍她。今天我们要和她签定长期炮友合同!哈哈!」说罢舔向筠筠的耳垂和脖子。

  筠筠今天真是碰到人生中的大危机,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计价代售的牲口一样被屠夫们大声讨论着贩卖事宜。那个的士司机怕极了显然不敢管闲事,他埋头开车只求平安。筠筠感到极度的无助,她后悔一个人晚上在外面乱逛。她不敢哭出声,她不安地揉搓着手指,肩部剧烈抖动着,眼泪大颗大颗婆娑而下。

  她内心渐渐接受了将被轮奸的恐怖事实,甚至任由刀疤男伸进胸罩的指头玩弄乳房而不再躲闪。她被撩逗着乳头和私处,微微传来酥麻与跳电一般的阵阵快感。

  当计程车在夜色霓虹酒吧门口停下来之后,筠筠被半搀扶半推就地带进了酒吧。酒吧的冷气照样是照头顶直灌全身,里面光线很暗,舞池人头攒动。筠筠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她紧张的看着周遭跳动的轮廓打着寒颤。这种吵杂昏暗的环境下,没有人能注意到她的异样。她被流氓们牵进到酒吧最里面的一间独立包房。

  虽然内心已经明白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走进包间的时候,筠筠还是双膝一软,踉踉跄跄地被黄毛和纹身搀扶着送到已经趟靠在松软沙发上的刀疤身旁。帐篷已经高高立起的黄毛随便点了点酒食就打发走了维特。待维特送来酒水小食之后,纹身男就随手打开液晶电视,调了几首歌放很大声音,一切准备就绪了。

  当性感的筠筠软软地被他们搀扶着跨坐在刀疤男的双腿上时,她白色内裤的底端渗出一些液体,这些液体湿透了筠筠的内裤和裆部的肉色丝袜。湿透的内裤紧贴着阴户显出了淫靡的玉缝形状,望着湿透的内裤男人们甚至能想像出阴唇的位置。她裆部流出的液体有些多,它们顺着大腿内壁一寸一寸的浸染着丝袜,甚至有几滴液体滴落在刀疤腿上,她被吓得失禁了。

  刀疤闻到尿骚更是兴奋了,不过他似乎不想立刻和身上这个不停发抖,呆若木鸡,噤若寒蝉的少女做爱,尽管她已经如此美艳动人。他对一旁等候的纹身和黄毛说,「先喂她吃药,我想看她自己把肉逼瓣开把我的鸡巴送进去。」

  趴伏在他身上的筠筠一听他说起药,急得快晕过去,是什么药啊?!

  毒品么?我不要吸毒!!

  「我做还不行么?求求你,别让我吃药。我不要吸毒。」筠筠知道吸毒的严重性,她想起计程车上这群流氓那些要操得她上瘾的对白,她颤栗着。

  她流着泪伸出用玉手急忙隔着裤子卖力揉捏着刀疤男的睾丸,她主动向刀疤男那恶臭的黄牙伸出嫩舌索吻,她丝毫不敢再有矜持——就算清醒时被轮奸也好过吃药后被轮奸,万一上瘾怎么办?

  但这群流氓岂会管她怎么想?他们戏谑地从一个小袋子中匀出一粒白色药丸,在她绝望的目光中强行分开她的口,直接丢入喉咙深处。

  不慎吞下药丸的筠筠已经恍然了,她绝望地蜷缩着玉腿轻轻抽泣,脚上粉红色的高跟圆头皮凉鞋已经被黄毛和纹身褪去放在一边。肉肉动人的足底传来黄毛或是纹身的鼻息的热气与舌头舔刮吮吸的湿黏酥痒,她已经懒得去挣扎和辨认了。

  刀疤掀起了她的连衣裙罩在她脸上,这样也好,她什么都不想看见。她的胸罩被掀起,压着两只乳房更加突出。她感觉中年男人湿热的舌头在她胸前两团玉乳上急切地打转,她的乳头间而传来酥麻的吮吸感。

  筠筠的齐腰肉色丝袜仍穿在身上,但私处部分的丝布已然被撕出大洞,不知是谁的手指顶着内裤在轻轻按摩她多汁的花蕊。不知名的药效渐渐上头了,她感到神智渐渐模糊,她口干舌燥,身体变得异常敏感,整个私处都充血鼓涨,她感到玉门中琼浆玉液涔涔涌出,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燥热感以及对男人的深切渴求。他们上下其手的挑逗让她听见自己喉咙中发出的银铃般的呻吟声。

  当她臀部被抬起,感到谁的双唇紧紧盖住她的阴户,舌头拨开阴唇钻入阴道开始品吸玉液时,筠筠被极大的快感冲击得近乎撕碎。她哭着喊出了,「妈妈,妈妈~」


  【完】